如果这些“毛孩子”眼中有天使,一定是她的模样……-亚特兰蒂斯文明

如果这些“毛孩子”眼中有天使,一定是她的模样…… 时间:2020年05月29日 01:32:22

如果这些“毛孩子”眼中有天使,一定是她的模样……

“生与死的距离,对于一条狗来说,它无法参透,它只相信,他的主人会回来。” —— 《忠犬八公的故事》

“从此以后我来照顾你,这里就是你的家”

李月娥给生病的小狗滴眼药水 周瑞辰子摄

“一开始是自己喜欢养狗,后来发现小动物保护中心并参与进来,到现在也将近三年了,我一直在这里照顾它们,感情越来越深,它们成了我最难以割舍的牵挂”

“忘忘”是西宁市小动物保护中心的负责人李月娥给这只小狗起的新名字,“你以后就叫忘忘好不好?忘记以前的主人和经历的痛苦,从此以后我来照顾你,这里就是你的家,别怕。”看着这只浑身发抖的小狗,李月娥的眼神里充满了疼惜。

李月娥的手被流浪狗咬伤后留下疤痕 周瑞辰子摄

目前,保护中心除了李月娥还有2名长期工在负责日常打扫和喂食工作,西宁市爱狗人士自发建立的志愿者群也是保护中心的坚强后盾,群里的水电工会承担保护中心的电路维修工作,大车司机负责每9天运送1吨大家筹集到的狗粮……但即便如此,每天顾全600多只流浪动物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李月娥喂生病的小狗吃药 周瑞辰子摄

李月娥给受伤的小狗检查伤口 周瑞辰子摄‍

现在,“漂亮”已经融入保护中心这个大家庭,和同伴一起晒太阳、玩耍、打闹,“也许这里给了它安全感,它知道再也不会被遗弃。”李月娥说。

狗狗们的医疗费是一笔大支出,每个月除了狗粮和疫苗,留给它们治病的钱很少。目前,小动物保护中心已欠下15万元医疗费,即便是这样,每当有生病或者需要抢救的狗,宠物医院也会全力救治。

李月娥和西宁市小动物保护中心的服务人员计划剩余的狗粮如何分配 周瑞辰子摄

已经死亡的“杰克”被包好后安葬 西宁市小动物保护中心供图

“忘忘”与西宁市保护中心的其他流浪狗 周瑞辰子摄

李月娥检查流浪狗的疫苗接种情况 周瑞辰子摄

已经痊愈的小狗在西宁市小动物保护中心里嬉戏打闹 周瑞辰子摄

李月娥发现生病的”尕白“ 周瑞辰子摄

李月娥和西宁市小动物保护中心接收的第一只流浪狗“康康“互动 周瑞辰子摄

李月娥也经常通过多个平台呼吁大家,如果遇到流浪动物,为避免被误伤以及使流浪动物受到二次伤害,尽量不要擅自进行处理,及时联系小动物保护中心等救助站,会有专业人士接毛孩子们“回家”。

被遗弃的萨摩耶犬 周瑞辰子摄

西宁市小动物保护中心每个月都会遇到类似于“杰克”这样情况的“车祸狗”。

被硫酸烧伤的白色萨摩耶犬 西宁市小动物保护中心供图

今年52岁的李月娥退休后一直在保护中心做志愿者,每天除了要喂饱流浪动物,打扫卫生,还要负责检查它们的健康情况。

李月娥安抚“忘忘” 周瑞辰子摄

保护中心的大高个儿“二哈” 刘祎摄

西宁市小动物保护中心接受的部分流浪狗 周瑞辰子摄

如果这些“毛孩子”眼中有天使,一定是她的模样……

“那天,我亲眼看到‘恶魔在人间’”。一处偏僻角落里,一只受伤的未成年萨摩耶犬被人用硫酸烫伤头部毛发及全身多处皮肤,并且恶作剧地画上了腮红,用电烙铁烫出黑色的眉毛,身上还有多处不明原因的肿块鼓包。

小土狗“漂亮“亲吻李月娥 周瑞辰子摄

据李月娥介绍,疫情期间,保护中心收养了100多只流浪动物,许多家庭因为对疫情传播原因的误解,选择弃养家里的宠物。救回来的每只小动物要打三针免疫疫苗和一针狂犬疫苗,即便如此,李月娥和志愿者们依旧坚持救助工作。

“忘忘”是一只白色的比熊犬,被主人遗弃在庄稼地里后,凭着零星记忆,“忘忘”踏上回家路,三个月后找回了以前的家,这时它的毛发已经全部打结,还得了严重的皮肤病。最终,它被二次弃养,来到了西宁市小动物保护中心。

保护中心里等待接种疫苗的小奶狗们 周瑞辰子摄

保护中心里因车祸失去一条腿的巨型贵宾犬 周瑞辰子摄

被硫酸烧伤的白色萨摩耶犬康复后的在新主人家玩耍 西宁市小动物保护中心供图

李月娥将生病的狗与其他小动物隔离开 周瑞辰子摄

宠物医院的医生正在救治李月娥送去的流浪动物 周瑞辰子摄

小土狗“漂亮”就是在疫情期间被主人遗弃的流浪犬之一。一天晚上,“漂亮”和它的同伴隔着3米高的铁栅栏被扔进了保护中心,被李月娥发现时已经一死一伤,“漂亮”永远失去了它的同伴和一只眼睛。

小动物聚集的地方,卫生和噪音是比较难解决的问题,仅仅是打扫卫生这一项工作,就会消耗人大部分体力。为了避免扰民被投诉,小动物保护中心选址在偏僻的郊区,李月娥每天从家到保护中心的通勤时间就要耗费一个小时。

李月娥对小动物们进行日常检查 周瑞辰子摄

宠物医院内正在接受治疗的流浪动物 周瑞辰子摄

起初,看病、打疫苗费用紧缺,保护中心面临重重困难。随着前来求助的人们越来越多,大家通过微信群自发建立了救助平台,也有爱心人士捐款捐物。

李月娥给保护中心里的每一只小动物都起了名字,还会将它们按照身体状况安排在不同的房间或者笼子里。“虽然居住环境不是特别好,但能让它们有家的感觉,不再流浪,是我最大的欣慰。”

作者:周瑞辰子

由于工作环境特殊,李月娥经常会被小动物咬伤,每年打狂犬疫苗的次数多到防疫站已经拒绝继续为她接种,即便是这样,她也一直坚持救助工作,无论白天黑夜,刮风下雨,只要接到救助电话,她便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失去一只眼睛的小土狗”漂亮” 周瑞辰子摄

“600多条生命,让我揪心,也让我欣慰”

来到保护中心的“忘忘”打疫苗,洗澡,剃干净了身上打结的毛发,身上的伤口也在慢慢愈合。只是,当别的小狗靠近它时,它还是会本能地躲闪。

相信看过《忠犬八公的故事》这部电影的人在听到“你不必再等了,他不会回来了”这句话时都会泪目。虽不懂人类的语言,但若主人离开,留给狗狗的只有绝望。

“尕白”正在打点滴 周瑞辰子摄

它当即被送去了宠物医院,经过救治逐渐恢复了意识。在宠物医院里,还有五六只正在接受治疗的流浪动物,李月娥说:“除了有爱心人士的捐助,小动物保护中心的定点宠物医院也一直在大力支持我们的工作,十分感动。”

被硫酸烧伤的白色萨摩耶犬 西宁市小动物保护中心供图

值得庆幸的是,这只小萨摩耶犬最终活了下来,虽然背部再也长不出雪白的毛发,但是它找到了新的主人,疼爱它,保护它。

西宁市小动物保护中心是当地爱心人士自发建立的一个民间机构,目前共有600多只流浪动物。考虑到流浪动物接收的合规性,保护中心主动报备,相关部门已做过登记、调查、拍照留底等工作。下一步将陆续为这些流浪动物“上户口”,让它们成为合法“公民”。

“每当我听到‘虐狗’事件发生,或者接到求助电话,我都怕我不及时赶到,这些可怜的小生命就会落入魔爪。”她回忆,本以为寻常的某次救助经历,却让自己终身难忘。

流浪狗“忘忘” 周瑞辰子摄

“这600多条生命是最让我揪心的,晚上梦见哪一只狗生病了,第二天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它,看到它活蹦乱跳,我才放心了。”

“我想用尽全力 去保护每一个鲜活的生命”

“我们无法想象人类究竟有多残忍,但我希望‘毛孩子’们在这里可以感受到善良。”

“送它去医院的路上我一直在祈祷它可以活下来,不要因为人们的恶意而结束生命。”

3岁的“杰克”是一只白色的雪纳瑞犬,疫情期间被主人遗弃后误闯入高速公路被车撞伤,经路人救助送至宠物医院抢救。由于经费有限,救助者联系到了西宁市小动物保护中心,李月娥接到求助电话后,接手了救治“杰克”的工作。十天后,“杰克”因伤势过重死亡。

“尕白”在保护中心刚出生一个月,由于误食大型犬狗粮导致肠胃炎,被李月娥发现的时候已经严重脱水,奄奄一息。

被硫酸烧伤的白色萨摩耶犬康复后的样子 西宁市小动物保护中心供图

李月娥进入西宁市小动物保护中心开始一天的工作 周瑞辰子摄

保护中心的工作人员说:“像‘漂亮’这种情况还算比较好的,起码它的主人知道把它送来这里,但是有很多小狗被遗弃后出了车祸或是被虐待,都是因为它们的主人连最后一点责任心都没有了。”

个人专栏

合作专栏

  • 看好银行4.0趋势! MasterCard北亚区总监朱本杰转战Money101

    ▲Money101总经理朱本杰。如果这些“毛孩子”眼中有天使,一定是她的模样……(图/Money101提供)

  • 正信光电2019年亏损3.96亿由盈转亏坏账损失增加

    挖贝网 5月28日如果这些“毛孩子”眼中有天使,一定是她的模样……,正信光电(838463)近日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222,236,583.47元,同比增长0.1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96,300,441.19元,较上年同期由盈转亏。报告期末公司总资产为4,018,943,140.58元,较期初下滑5.9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629,392,019.03元,较期初下滑38.70%。据了解,本期销售费用较上期增加41.43%,主要原因是计提了诉讼相关的预计负债;本期财务费用较上期增加253.33%,主要原因是汇兑收益的减少以及融资费用的增加;本期营业利润较上期减少85318.47%,主要原因是坏账损失增加;本期营业外收入较上期减少61.52%,主要原因是上期发生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存在负商誉;本期净利润较上期减少5283.22%,主要原因是坏账损失增加。挖贝新三板资料显示,正信光电是一家集太阳能(000591,股吧)光伏组件研发、制造、销售及太阳能发电系统开发于一体的生产制造及电站项目开发运营商。来源链接:http://www.neeq.com.cn/disclosure/2020/2020-05-28/1590653862_427305.pdf

  • 学者揭秘“梵文塔砖” 或可佐证云南与南亚千年交流史

    中新社昆明5月28日电 (缪超)云南大学人文学院学者尹恒28日接受记者采访时首次公布,如果这些“毛孩子”眼中有天使,一定是她的模样……他与多名学者的研究发现:在云南大理等地发现的近80块刻有梵文的佛教密宗塔砖,或可佐证云南与南亚交流历史长达千年。云南地处中国西南,毗邻南亚东南亚。起始于四川成都,经云南大理、保山、德宏进入缅甸,再通往印度的“蜀身毒道”被认为是中国西南与印度等南亚地区交往的古代通道。史载,距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然而,长期以来,云南通过“蜀身毒道”与南亚交流缺乏实物证据和详实的文献资料。尹恒告诉记者,2015年,他到大理旅游,在一家古玩商店里无意中发现一批刻有梵文的古砖。经认真考证,这批古砖分别来自以大理古城为中心的多个佛教场所,为佛教密宗塔砖。塔砖原本镶砌在佛塔周身,因佛塔坍塌、损毁和人为原因流散民间。尹恒与其他学者经过数年研究对比发现,大理佛教密宗塔砖上的梵文与中原佛教密宗梵文、西藏藏传佛教密宗梵文不同,恰恰与印度“后笈多体”梵文高度吻合。他解释,密宗是印度婆罗门教支派与佛教融合形成的佛教派系之一,大约兴起于公元7世纪,并迅速传播至唐代中国。“中原佛教密宗使用‘悉昙体’梵文直至宋代密宗消歇,而西藏藏传佛教密宗使用‘兰扎体’梵文。”“后笈多体”梵文盛行于公元8至9世纪的印度,尹恒认为,塔砖上的梵文证明大理佛教密宗使用的部分梵文不是由中原或西藏传入大理,而极有可能是从印度经由缅甸传入大理。“证明云南大理的文化与南亚是紧密相连,特别是从信仰来看,云南和南亚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可能来往密切。”“这批塔砖作为实物证据,更进一步支撑了古代云南与南亚地区存在交往交流史。”云南大学人类学学者张海超说,此前有学者研究云南古代墓葬,发现有产自南亚地区的玛瑙饰品、蚀花石髓珠、海贝等陪葬品,一些学者认为这些陪葬品可能从南亚经“蜀身毒道”运至云南,也可能从南亚运至中原再转到云南。“这些塔砖的发现,不仅助于研究古代南方丝绸之路交通史、文化交流史,还对梵文流变史、宗教史等方面具有研究价值。”尹恒说。近日,他决定将部分塔砖捐献给云南大学人类学博物馆,以供更多的专家学者开展研究。(完)

评测

  • 山路尽头桑葚香

    天津5月28日电 题:如果这些“毛孩子”眼中有天使,一定是她的模样……山路尽头桑葚香

  • Twitter CEO杰克·多西:支持给特朗普“打标签”

    相关新闻如果这些“毛孩子”眼中有天使,一定是她的模样……:特朗普昨日号称将修理社交公司 今日草案已拟好

  • 民法典来了:甥侄被纳入代位继承人范围

    随着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如果这些“毛孩子”眼中有天使,一定是她的模样……,自然人的合法财产日益增多,社会家庭结构、继承观念等方面发生了新变化,因继承引发的纠纷逐渐增多,情形也越来越复杂。此次民法典草案继承编拓展继承人范围、修改口头遗嘱效力、完善遗赠扶养协议制度等,目的就是尊重立遗嘱人的真实意愿,尽力妥善分配逝者遗产,让继承制度更符合百姓需求。

回到顶部
十大将军排名|外星人尸体|西晋第一个皇帝|最漂亮的av女星|外星人尸体|世界上最深的洼地|四大凶兽|蒋经国的儿子|世界上最小的国家|诸葛亮之墓|历史故事|分分快三-复制打开0748.cc|澳门百家乐-复制打开0748.cc|幸运快三-复制打开0748.cc|彩神8-永久网址0748.cc|重庆快三-复制打开0748.cc|一分彩-永久网址0748.cc|广东快三-永久网址0748.cc|北京pk10-复制打开0748.cc|一分快三-复制打开0748.cc